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Haunted 01

前言

 写到哪儿算哪儿,就是这么任性。o( ̄ヘ ̄o#)

01   

       大学考上了,想到复读的日子,鹿晗简直悲从心来,还好最后还是

咬牙坚持了下来,此刻的鹿晗站在大学门口内心欢脱的想喊万岁,不过

也就想想而已,鹿晗还是要脸的,撇撇嘴,鹿晗低头托起行李箱认命吭哧

吭哧往宿舍抗。

鹿晗扛着箱子上楼的时随意往宿舍内院里看了一眼竟然看到了一排

樱花树,啧啧,鹿晗咋舌,男生宿舍搞那么浪漫做什么,不过么,是挺漂

亮的。鹿晗打死都不会承认自己刚刚见到这么漂亮粉嫩的樱花的时候少女心

爆裂要不是手上还扛着行李箱,手早就摸进兜里掏出手机疯狂拍照留念了,

对,打死都不承认。

       费力的把行李扛到宿舍,鹿晗环视了宿舍一周,满意的直咂嘴,宿舍因

为是新建的,设施都很齐全,四人间,宽敞,这对鹿晗来说就够了,鹿晗这

个人吧除了有点鸡婆的洁癖以外其他的都可以将就,鹿晗觉着舍友什么的,

大家互相谦让一下不就结了,什么麻烦事儿都没有,和鹿晗相处过的人提起

鹿晗都说鹿晗这小子心大的没话说,鹿晗这厮听这话可受用了,每次听了这

话,水汪汪的大眼睛愣是能笑得眯成一条缝,小模样可招人。

        说道招人,鹿晗那小模样按照老一辈的说法就是老天爷给饭吃,长的那叫一水灵,小时候没少挨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叔叔婶婶捏小脸,越长大这脸就越俊,最疼爱鹿晗的外婆每次见了鹿晗总会捏着鹿晗的脸说,“哎哟,我的小外孙长那么水灵,就是闺女来也不能比。”麻烦的是鹿晗可不这么认为,鹿晗觉得自己这哪叫水灵啊!水灵是女孩子,自己这种纯爷们应该是帅的一塌糊涂,鹿晗不甘心的和外婆反驳,外婆以鹿晗这熊孩子乱用成语为由,驳回了鹿晗的抗议。

         鹿晗不折不挠的继续在他的纯爷们之路前进,只是当鹿晗顶着张花儿样的脸第一万遍次和人强调自己是纯爷们的时候,人们点头点的很敷衍。

        开学这几天,一宿舍的男孩子谈天说地,聊人生聊志向,越聊越投机,都成了好兄弟,恨不得来场桃园四结义才能抒发自己的豪情。这天傍晚,大家照例约好一起去球场散发荷尔蒙,鹿晗因为磨叽个人卫生问题,落在后面,最后一个出门去篮球场汇合。

         几十分钟后,鹿晗下了宿舍楼,不紧不慢的走在小道上,校园小道上的路灯不太亮,估计是因为用的太久了,黄暗的灯光带的周围都蒙上了一层黄纱,不太看得清,虽然过道上偶尔会有打羽毛球的和情侣压路的,但鹿晗还是觉得心里瘆的慌,边在心里咒学校扣不肯换灯边加快步伐往篮球场赶。

     “同学能认识下吗?”一声略低的嗓音像是爆竹毫无防备的在鹿晗身后炸开,卧槽,鹿晗吓得小腿一软,低声骂了句。鹿晗猛的转过身,只看见两个穿着黑色警服的男生直直的看着自己,一个稍微高一点儿,一个矮些,要不是有快退休的路灯照着,肯定得和黑夜融为一体,嗯,难舍难分。

         既然看清了是来学校租住宿舍的小警官们,鹿晗松了口气,这一路心里毛毛的敢情是因为小警官们一直在后头跟着啊,不过,听小警官们这话的意思是要搭讪啊,这俩警官眼神不太好啊以为我是女生,鹿晗挑了挑眉,故意粗声回应“啊?”,

        果然,两个小警官一愣,接着不知所粗的互相望了望,嘴巴一张一合愣是没人能蹦出一个音来,鹿晗摇摇头,啧,这两个小警官是真缺心眼,鹿晗好笑的转身准备走人,才刚迈出一步就被鹿晗就被高个子拉住了,鹿晗皱着眉转过来看着拉着自己的高个子,高个子把帽子摘下抓在手里,即使是在昏暗的灯光下面愣是能把高个子的脸照的白生生的晃人眼,高个子五官精致的像是用尺子量着刻的雕塑,好看的紧。

       鹿晗看的有点晃神,花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高个子再和他说话,高个儿的小脸上充满诚挚的歉意。

        定了定神,鹿晗这下听清了,高个儿叫吴世勋,矮个儿叫金钟仁,今年都大一,刚和朋友一起玩游戏来着,输的人就找路过的漂亮女生搭讪,吴世勋输了,喝的有点大,刚好见到路过的鹿晗觉得这女生漂亮,脑袋一热就拽着金钟仁出来搭讪了,看着两个小警官脸红彤彤的跟自己道歉,多有礼貌的小警官啊,鹿晗觉着多大点事儿啊,不至于,讲清楚了就好吗,小警官们也是无心的嘛,于是大手一挥,说:“没事儿,没事儿,多大事儿,咱也算有缘分,交个朋友呗,我鹿晗,大一,临床的,复读过一年,估摸比你两大,叫我鹿哥就好。” 

         两个小警官有点愣神这人怎么这么好说话,这会儿功夫就交上了朋友? 还是吴世勋反应快,伸出手握住鹿晗的手,眯着月牙一样的眼睛说:“那成,鹿哥有事尽管招呼。”站在一旁的金钟仁终于反应过来了,挠挠头,笑着说:“对对对,鹿哥有事尽管招呼。”

         鹿晗被两个小警官左一口一个鹿哥右一口一个鹿哥哄的晕头转向,飘飘然的和俩小警官交换了号码以后头重脚轻的奔向篮球场。

        俩小警官在原地目送鹿晗,等确定鹿晗走远了,听不见他们说话了,金钟仁才转过头,用肩撞了下吴世勋,满脸揶揄,“哥儿们这演技得那啥斯卡没问题,”接着金钟仁换了个表情一脸痛心疾首,“不是哥儿们我多嘴,兄弟你这未来媳妇儿心太大了,释然的太他妈理所应当了,都不带怀疑的,你赶紧的啊,不然这傻狍子得被别人给逮去了。” 

        吴世勋听了这诨话嘴边笑意不减,只侧过眼白了金钟仁一眼,“你急什么,我心里有数。” 金钟仁受不了这破玩意儿这个志在必得的嚣张样,冲天翻了个大白眼,催着吴世勋往回走,“行行行,你牛,走走走,吃宵夜去。” “我还有事,你自己去吧。”吴世勋一个潇洒至极的转身就往宿舍方向走去。

      “我呸,你有个屁事,你当我不知道?!不就是回宿舍阳台瞄篮球场吗?!”金钟仁冲着吴世勋的背影比中指,我们脑袋后面长眼的吴世勋警官头也不回的回敬了金警官一个笔直的中指。

        金警官气的当场想脱下鞋子用甩手榴弹的准头砸死吴警官。

        天大地大,吃最大。哼,金警官望着吴警官的背影咬牙切齿,愤愤的吃炸鸡去。


评论
热度 ( 1 )

© Seas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