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日出 一章end

      文革是个逃不过去的劫,只要明家三兄弟能活到那个时候。


      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_ ━┳━)。


————————


      胜利,之后呢?


      谁会想到大家所期盼的胜利以后,接踵而来的是十年浩劫,十年,长的让人几乎能让人忘了自己是谁。


 


      在狭小的不见天日的牢房里,几张白纸,一张笔,反省,反思,忏悔,每天写,每天写,不停写。


  


      反省,对,是该反省,那几次的行动,牺牲了好多人,每一个的名字都背的烂熟于心。


   


      反思,犯过的错误都刻骨铭心,指尖泛白,每一笔都写的很用力。


 


      忏悔,只是这忏悔,就没什么可写的。


   


      批斗会,哈,成百上千的批斗会,低头弯腰就是一上午,反反复复的言语,句句诛心之论,从几乎呕血到已经听的耳朵起茧子。


   


      劳作,冻的打摆的冬天,热的汗成河的夏天,记不清了。


      每一日都过得像永昼,被日光灼的无处可逃。


   

      在阳光下,却如在黑夜中一般湿冷。


      无数的夜晚,何尝不想过结束一切屈辱,只是,一想到那双眼睛,就再也不愿起结束的念头。


      这世间何为苦,是相遇而不能相守。


      说好了,就是说好了。


     “哟,又写自传呢?”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身边的人笑盈盈的开口。


       握着笔的手一顿,笑着回望“不,这是封情书。”


   


      “又没正型,盖着点毯子,天气冷,当心你的风湿。”那人体贴的给明楼盖紧实。


     


      “我们去游山水吧。”明楼紧紧盯着眼前的人,“我欠你的。”


     


       “欠什么,别瞎说!我画室那几个小子才刚学到构图呢。我走了怎么办?”


       


       “让明台来。”


     


       “怕他不愿意来呢。”笑意满的快溢出。


        


       “不来就揍,揍到愿意。”


        


       “明台好歹也是有孙子的人了,合适吗?”


        


       “哼,在我这里他永远是小孩子。”


          


       “是是是,我去打电话和他说说。”


    


        那人转身去在客厅和人打电话。


    


       明楼重新打开已经写的厚厚的笔记,再落笔时,嘴角多了丝笑意。


      


       胜利之后是坚持,坚持之后,是日出。


——the end——

     

        在我心里明家三兄弟的最终章就是这样的,舍不得让他们因为那些错误消失在历史中,舍不得,舍不得,一万个舍不得。

        

         辛苦半生,如愿一次如何?即使只是我所愿。


评论 ( 11 )
热度 ( 37 )

© Seas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