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绕风月【蔺晨X萧景琰】

楼诚衍生,蔺阁主X靖王
警告!!看我!本章内容含肉【渣_(:з」∠)_不适者勿入。
未成年请自觉闭眼嗷,要看的话必须在家长的指导下一同观看【胡说!】
请不要举报我!( •̀∀•́ )
还有,这是我第一次【重点】写肉,这肉很渣我知道辣!hing!(ฅ>ω<*ฅ)
肉的话ooc是必然的,做好心理准备嗷【正义脸
——————

“吃。”靖王看着眼前伸到眼前的筷子皱眉。

“张嘴。”拿着筷子的人嚣张的上下抖抖筷子。

“不吃。”靖王头一转,拒绝的干脆。

“恩?”筷子随着靖王的转头也掉转了方向,又逼近了一分,食物快戳进了靖王的嘴里。

   “你!”靖王怒的转头,张口恨恨吃下食物。

    “好吃吧?”天下敢塞靖王一嘴食物的也就眼前这个笑的贱兮兮的蔺阁主了。

     “……”确实挺好吃的,靖王嚼了嚼吃进嘴里的东西,不过他可不打算回蔺阁主的话,蔺阁主的诡计多端,他可是领教的彻底,稍不留神就得摔跤。

     “还生气呢?这不愿赌服输嘛。”蔺阁主眼睛笑成一条缝自在的拿起一旁的酒壶自酌。

     靖王装作看风景,赏花赏月就是不赏蔺阁主面子。

“靖王竟是如此心胸之人,愿赌不服输。”蔺阁主摇摇头,一副惋惜模样。

   “你到底要干什么?”又用激将法!靖王第三千八百九十九次被逼的开口。

   “风花雪月,我说过了。”蔺阁主又一杯下肚。

   “风花抓不住,雪月留不住,要了何用?”靖王不解为何蔺阁主费尽心思将自己拉下朝堂坐在这荒野蛮地的欣赏这所谓风月,虚无缥缈。

    蔺阁主没有替自己辩解,只是抬头又喝干一杯,拉着靖王出了小亭。

    蔺阁主的手力极大,扯的几乎让无防备的靖王快摔倒。

    “你发的什么疯?”靖王扯不开被握着的手,只好问停下不动的蔺阁主。

     “等会儿。”蔺阁主竖起食指让靖王安静。

    不明所以的靖王傻傻跟着蔺阁主站在野外,一动不动。

    真是,愚蠢之极,靖王开始在心里盘算回去要怎么治蔺阁主的罪。

    “来了。”

    正想问什么来了的靖王被蔺阁主拥住,紧密的像是在月光下融在一起的溪流。

     是风。

    风乍起,吹的两人衣袂翻飞。

    耳边除了虫鸣声,还有那人的呼吸声,靖王有点恍惚。

     “这风花雪月眼睛一睁就能看见,何须你记住?你只用记住一样,”蔺阁主的声音穿透过风声钻进靖王的脑海。

      “从今往后,每逢起风,明月升起之时,你就会想起我,欲罢不能。”越说越不正经,说到尾句已经带劣质笑意的蔺阁主。

      没回过神的靖王被蔺阁主推倒在地。

      靖王看着压在自己身子上方的蔺阁主还是没能开口说话,这样的蔺阁主,让靖王心里冒出一丝异样,痒。

      “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吧?”蔺阁主压低身子,几乎是贴着靖王的唇说话,一字一顿,轻轻蹭着。

“少废话。”靖王回答的掷地有声,不过略带颤抖的声线可瞒不了对靖王了如指掌的蔺阁主。

呵,小老虎。

蔺阁主笑的更恶劣了,一点点将穿戴整齐的靖王从一丝不苟的衣着里剥离出来,是蔺阁主最大爱好,之一。

   靖王想捂住眼睛,身上那人却制着他两只手,想闭眼,只要一闭眼那人就俯身用舌舔【´▽`】弄眼睑,靖王被强迫的看着自己是如何一点点被剥开,要命的是那人的眼睛一直是看着自己的。

   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脱【´▽`】光的靖王在感受到体内闯入的冰凉异物才回过神来,紧接而来的淫【´▽`】糜的水声让靖王的脑子彻底停止了运转。

   “你…怎么会随身带着那东西?”靖王讷讷开口。

    “有备无患。”蔺阁主带着热气的呼吸舔【´▽`】过靖王脆弱的脖颈。

   “我要进了。”不是询问,是陈述。

   蔺阁主将手指从靖王身子里退出去,腰轻轻一挺,将那物送进靖王体内。

“呜…”靖王瞳孔一瞬扩大,说不清是欢愉多些还是痛苦多些的呜咽。

   “疼?”蔺阁主生生压下驰骋的欲【】望停下,豆大的汗珠朝示着蔺阁主的难耐。

    靖王不答话,只摇摇头,双手环上蔺阁主的脖颈。

     邀请的信号。

  受到信号的蔺阁主不再忍耐,大开大合的冲撞起来。

    淫【´▽`】糜的水声越响越急切。

  “轻…轻点。”每次都被顶出几寸又被蔺阁主拽回来深入几分的靖王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好。”蔺阁主嘴上答应的好,腰上非但没松力,反而多用上几分力将自己埋的更深。

   “呜…”极致的深入让靖王红了眼圈。

    这之后靖王的每次开口都被顶的破碎,除了接受之外,似乎没有别的能做的。

    当靖王已经不记得时间的存在时,身上那人才又加速,比之前更快也更深,靖王的身体绷直,手不由得抠紧了土地。

   

     在那一下快过一下,一下深过一下的冲撞后,炙热的液体终于在靖王体内【】释放,靖王被烫的一哆嗦,自己也去了,松下了一直绷着的身体。

       一时间,天地间只剩下了两人的喘息声,因为一直喘显得有些晕的脑子被风吹的清醒许多,靖王舒服的想闭上眼。

        不过。

      “恩…”靖王闷哼一声,不可置信的望向那人,竟然又?!

      “再来一次。”蔺阁主没退出的那物又开始浅浅戳【】弄着。

       “你…”靖王摇头想拒绝,这人这种时候总会比平时还恶劣。

      “乖,开始难受,忍忍就好了。”蔺阁主声音温柔的能掐出水来,可动作却不如话语那么温柔就是了。

     渐渐感觉到快【】感的靖王放弃挣扎,彻底又陷入另一场情【】欲之中

  能没马蹄的草丛里的喘息声,复又响了几个时辰才渐渐停歇。

……………………

“我说,那吃的里面放了东西吧?”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的靖王开口。

  “不累吗?再来一次好了。”蔺阁主试图转移话题。

    “回话!”靖王一激动,披着的外衣滑落。

    “是。”蔺阁主看着靖王红斑点点的身子,眼神一暗,老实回答,顾不上思考。

     “哼!”靖王一伸手就把外衣披回。

    蔺阁主惋惜的看着被遮住的身子。

    “堂堂琅琊阁主,竟使如此手段。”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面对指责,蔺阁主特别无所谓。

      靖王颓了,这人的确就是这性子,改不掉,也不会改。

靖王放弃的躺回草地,闭眼休息,耳边一阵疾风让靖王瞬间睁开眼,想躲避却发现自己的几缕头发已在那人手里。

    “拿我头发做什么?”

    蔺阁主不答,只反手一割,也将自己的头发割下几缕,小心翼翼的将两人的头发如结绳一般,结成一个结。

“你要作法?”靖王好奇,这人又玩儿什么花样。

“这呀,”蔺阁主一笑,把结在一起的青丝伸到靖王面前晃晃,得意道“才叫做情丝绕。”
   
   青丝绕指作情丝,纵是万千风月,也难匹敌。

    风又起,没脚的绿草随风摆动着柔软的腰肢,唰唰作响。
      咚,咚,咚,心动的声音悄悄藏进风中。

评论 ( 13 )
热度 ( 179 )

© Seas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