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七日怪谈01【凌赵/楼诚】

   标题随便取的,就这样吧( •̀∀•́ )

  写这个呢就想试试我和恐怖故事的兼容性(ฅ>ω<*ฅ)

   这篇有凌赵和楼诚,我也想试试这两对cp在一起能被我写成什么样´▽`

     楼诚是现代AU。

     警告!灵异!

     不适者慎入!【虽然是不恐怖辣ε-(´∀`; )】

————————————

第一夜。

两点半。

“叩……叩……叩……”高跟鞋的声音响起,有人在走廊散步,步调慢的像是机器人在走路,刚住院的明台被响声惊醒,睁开眼,病房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只有一点走廊的灯亮从门缝里漏出一点来。

这种响声让有点神经衰弱的明台彻底睡不着了,无聊的盯着门缝,盼着门外那个女子快点走过。

“叩……叩……叩……”还是一样的步调。

等了半天发现那女的还没走完的明台烦躁的抓抓头发。

明台瞅瞅隔壁病床的人,睡的很死,连个翻身都没有。

“叩……叩……叩……”

想睡觉却被吵的睡不着的明台更烦躁了,翻开被子,一下子蹦下床,穿上鞋子就冲到房门。

猛的打开门,门外没人。

  明台伸出半个身子看向走廊,一瞬间僵住了身子。

   他看到了那个女人。

   黑长发,红旗袍,红指甲,红高跟,曼妙的背影,如果不是正在以一直奇异的姿势前进,眼前的场景到挺撩人,如果不是。

明台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女子双手垂直下垂,双腿笔直的在走路,即使是换步的时候,依然双腿笔直。

正常人做不到的姿势,怪不得有这么慢。

她到底是什么东西?明台头皮发麻。

等等,错了!明台吓得张大眼睛。

她是在倒退着走?!

天啊!

明台忍着恐惧,盯着女子看。

“叩…叩…叩…”

她是朝着自己“走”过来了。

明台正对着女子的背影下意识的以为女子在前进,可是女子是在倒退!

天啊!

明台吓的退回房里,关上门。

手忙脚乱的打开病房里的灯。

漆黑的病房里瞬间亮起,犹如白昼。

明台剧烈的喘息,灯光带来的光明让明台感到安全。

“干啥啊你!大半夜不睡觉!”同病房的人显然不这么想,熟睡中被灯光晃醒的同病房的人不满。

明台还是在剧烈喘息,他停不下来,他还是听的见高跟鞋的声音,而且比刚才还靠近了一些。

同病房的人适应了房里的光线,看见明台的样子,一下子慌神了,“你怎么了?犯病了啊?别急我这就叫医生!”伸手按下了床头的呼叫按钮。

   你听不见外面的声音吗?说不出话的明台望着同病房的那人,惊恐万分。

很快有人叩门,明台一惊想堵上门,同病房的人却赶忙下床开门,是值班医生。

  明台松了口气。

   “怎么了?”值班医生睡眼惺忪,显然是刚从梦乡里醒来。

     “他可能犯病了。一直喘。”同病房的人指指明台。

    值班医生点点头,走过来,快速检查明台的基本情况后,把明台扶回病床。

  “有干净的塑料袋吗?”值班医生问。

  “啊,这儿!”同病房的人很热心的递上塑料袋。

值班医生接过塑料袋就往明台头上套,“来,放松,慢点呼吸。”

明台照着做,觉得自己好些了。

“喘的太厉害,脑子缺氧了。没事儿,套着袋子慢慢缓一下就行了。”值班医生下结论。

“没什么事我走了,好好休息。”值班医生准备走,却被明台一把拉住衣袖。

值班医生疑惑的看着明台。

明台一把扯下塑料袋,站起身压低声音问值班医生“你,来的时候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听了明台话的值班医生噗嗤一笑,背对着另一个病人冲明台竖起食指。

   “嘘。”

  值班医生笑眯眯的。

  明台本能的看向挂在值班医生胸前的胸牌,主治医师——赵启平。

    值班医生没事人一样拍拍明台的肩膀,嘱咐两人好好休息就走了。

      明台望着值班医生的背影僵硬的坐回病床,摸出枕头下的手机,熟练的按下一串号码。

“嘟——”电话通了。

“喂?”

  “阿诚哥,你们过来一趟吧。”明台的声音带着哭腔。

——tbc——

maybe´▽`

评论 ( 10 )
热度 ( 79 )
  1. sherry's houseSeason 转载了此文字

© Seas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