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傲慢与偏见08【凌远X赵启平】

楼诚衍生。医生AU。院长凌远X儿科医生赵启平

整理笔记的时候发现还有一章没发,干脆发上来啦●v●

我接着闭关惹,谢谢大家的喜欢和鼓励,调整完心态我会很快回来哒。

  啵啵!

————————


赵启平顺利进入医院了,意料之中。


用心了,怎么会做不好?


不过大医院确实不安生。


确切来说,医院出事了,医疗事故。


赵启平到开会的时候听凌远大发雷霆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还是懵的。


最普通的人流手术,收尾的清理工作用的不是生理盐水,而是错用了麻药。


大剂量的麻药一瞬直接从血窦入血,入脑,大脑永久性损伤,病人成了植物人,醒不过来了。


听到出事的时候,赵启平脑子里空白了一下,安慰自己这世上不缺奇迹,可是理性却一直提醒把奇迹发生的几率清清楚楚算出来,看着凌远气的浑身发抖的样子,赵启平只觉得自己更难过,罪恶感爬遍自己的身体,赵启平没法说服自己和这事无关。


是人都会犯错,世人都能犯错,却唯独医生,有时候得忘记自己会犯错才能一直在这条路上前进。


赵启平刚进入临床的时候几乎每晚都会做噩梦,梦见自己粗心犯错害的病人枉死,这种情况持续了很久,直到赵启平发现自己拿着手术刀的手开始发抖才意识到不对劲,费了很大的力气看心理医生吃药拿了诊断书才能继续在这条路上走。


看着自己握着笔开始微微颤抖的手,赵启平叹了口气,噩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错误终于出现在自己眼前了,难受的快受不了。


自己会不会哪天也犯错,白白折了人家的命?


“混帐东西!”凌远陡然增大的声音把赵启平的思绪拉回现实。


“这种低级错误,没有第二次!”凌远拍的桌子啪啪响。


“该走司法程序的走司法程序,该开除的开除!出事的科室全员奖金全扣!你!”凌远指指出事科室的主任,“带着犯事的那些人跟我去和家属道歉!”


“要是家属打,你们就给我受着!记着!那是你们该的!”凌远气的手都在抖。


“剩下的科室,都给我反思!反思!如果你们不图方便按着规章来,会不会出事?会不会?”凌远一针见血,刺的大家无言低头。


是了,做事做久了就容易没了警惕心,警惕心是第一道防线,这规章制度就是第二道防线。


没了第一道还有第二道,这第二道没了,出事?早晚而已。


如果两道防线一直在,那还怕什么?


赵启平松了口气,差点又陷入了从前的泥沼里被凌远几句话又拉了回来。


看着自己不再颤抖的手,赵启平无意识的用笔写下了凌远的名字。


“散会!”凌远的脸色很不好看。


大家低头默默走出办公室,脸上都是一脸颓败,谁都不好受。


赵启平也出了办公室,不过却是接了杯热水又回到凌远的办公室。


轻轻将热水放在捏着太阳穴的凌远桌前。


听到杯子轻碰桌子的声音,凌远抬头看向去而复返的赵启平。


“我看你刚刚脸一下子白了,这是胃病犯了吧?”赵启平看着凌远笑,衬着从窗外的阳光,暖洋洋的。


“你怎么知道?”凌远觉得这样的赵启平有点让人移不开眼睛。


“医生嘛,没胃病才是异类。”赵启平眨眨眼,他来医院这几月可是摸清了凌院长的脾气,工作起来是挺可怕,脱了工作这个男人和普通人没什么不一样。


“恩。”凌远觉得自己乱糟糟的心情好了些。


“来,吃药。”赵启平推推杯子,让杯子离凌远更近些。


“我一会儿吃。”凌远摆摆手。


“不行,一会儿你该就着茶水喝了,药就茶水,不行,这是最基本的常识。”赵启平摇摇食指。


“你怎么又知道了?”凌远诧异。


“简单啊,你这桌上的杯子就一个茶杯,不用茶杯喝你还用什么?”赵启平指指凌远桌上孤零零的茶杯。


“小聪明。”凌远摇头笑。


“那也是聪明啊,来,吃药,不吃我就不出去了啊。”赵启平猛的一坐陷进沙发里。


“行,我吃。”凌远笑着拿出胃药放进嘴里,抬起热水杯喝,温度刚好,不烫嘴,药顺利到达了胃。


“好,我走了,院长回见。”赵启平站起身和凌远打个招呼就出门了。


凌远点点头,觉着胃的疼痛缓解了些,因为疼痛而冰凉的四肢渐渐暖和起来了。


果然就着热水起效比较快吗?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159 )

© Seas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