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傲慢与偏见09【凌远X赵启平】

楼诚衍生。医生AU。院长凌远X儿科医生赵启平

我来啦~\(≧▽≦)/~

累的要挂了,然而苦日子还没到头/(ㄒoㄒ)/~~

没有谁生来什么都会,经历才是最宝贵的东西~

然而白大褂的用处不止用来装X哟~

爱你们啵啵!(づ ̄3 ̄)づ╭❤~


——————————


倒霉。

 

赵启平看着医院公示栏里的名单皱眉,刚好医院安排完单位住房,自己就进来了。

 

啧,这个时间点掐的,也太准了吧?刚好没房分,下一批,那还得等上好一阵。

 

在大城市生活不易,一不认识人,二没钱,想到还要再住几个月的租房赵启平觉得自己头疼,房子破没什么,一个大男人自己住房子破不破无所谓,关键是租的房子离医院太远,每天不是和大爷大妈挤公交就是和上班族挤地铁,在医院体力消耗又大,赵启平真觉得有点儿吃不消。

 

第一百次把名单从上往下瞟了一遍的赵启平认命了,哎,暂时先这样吧。

 

“找着你名字了没有?”

 

赵启平一惊,转头才发现凌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自己跟前,似笑非笑的盯着公告栏开口。

 

“没…没有。”赵启平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也不知道凌远在这儿看了多久。

 

“住我那儿吧。”

 

这语气,说的和让感冒的人回家喝热水一样自然。

 

“啊?”赵启平顾不上自己的形象,张着嘴傻看着凌远。

 

“我那儿正好有空房,离医院也近。”凌远终于把视线从公告栏上转到赵启平的脸上,看着赵启平惊讶的一双圆眼瞪的圆溜溜的模样,凌远忍笑,傻兮兮的。

赵启平还是没反应,张着嘴。

 

“不愿意啊,那就算了。”凌远无所谓的耸肩,准备走人。

 

“哎,不,不,愿意!愿意!”反应过来的赵启平一把抓住凌远宽大的白大褂袖口,点头点的跟嗑药了一样,开什么玩笑,这么好的租房条件上哪儿找!

“自己找时间搬过来,这周末我有空,要帮忙可以找我。”凌远斜瞥了一眼被抓住的袖子,嘴角扬起一点弧度。

 

“那…房租怎么算的?”赵启平有点不好意思,这离医院近就说明房子在市中心,这房租…赵启平有点担心自己承受不了。

“会做饭吗?”

 

“会。”

 

“三餐你做,水电费一半。”

 

“…没了?”赵启平把眼睛瞪的更圆了。

 

“没了。”

 

市中心的房子,只用付水电费,还只是一半?!这样也行!?

 

太便宜了吧!

 

“那……凌院你岂不是太吃亏了?不好吧?”激动归激动,赵启平还是脸皮薄的,这么大的便宜也不能说吃就吃,何况是上司的便宜。

 

“不吃亏,当药费了。”凌远显得一点也不在乎。

 

“什么药费?”赵启平觉得自己今天有点难跟上凌远的思维。

 

“我租给你房子,你负责三餐,把我的胃养好咯,那我就一点也不吃亏。行了,就这么定了,磨叽半天,还上不上班了?迟到早退扣工资知道吗?”凌远佯装不耐烦,抬脚轻踢了赵启平一脚。

 

“好叻。”赵启平轻巧躲过,这凌远说话间已经没了上下级的意识,全把赵启平当作了朋友,赵启平也乐的恭敬不如从命。

有便宜不占才是傻子呢。

 

傍晚。

 

这大医院啊向来没有清闲这一说法,周一到周末,人满为患。

 

讽刺的是大多病患都不是本地人,都是地州市上来看病的,医疗界一直以来资源分布不均,人力,物力,财力,大医院总是压了小医院不止一头。

 

市场经济的必然,资源只会流向利益最大化的地方,大城市。

 

小地方的人看病上大医院,本地的人也上大医院,大医院排不上号的日子,恐怕还得持续好多年。

 

这到底是苦了谁?

 

赵启平摇摇头,把脑子里多余的想法收回,看着眼前依旧排着长龙的队伍感叹,今天自己居然能准时下班。

 

赵启平刚要出医院大厅,迎面撞上来一人,赵启平差点把脚给崴了,眉头皱起看向来人。

 

来人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想接着往大厅走。

 

面色苍白,脚步虚浮。

 

“你哪里不舒服?”医生的本能让赵启平觉得眼前的人不太对劲。

 

“我头晕啊,很晕,眼前黑麻麻的。”

 

赵启平望一眼忙进忙出的急诊室的医生们,叹口气,谁说今天不加班了?

 

“我是这里的医生,你先跟我过来吧,我给你做个检查。”

 

病人乖乖跟随。

 

刚做完手术出手术室的凌远看着医院大厅的这一幕皱眉。

 

没有丝毫犹豫的走上前拉开赵启平。

 

“哎?”赵启平诧异,这是怎么了?

 

“老李,你来。”凌远下巴一抬,把病人交给了老资历的李医生。

 

“恩。”李医生没多说什么,带着病人走了。

 

“我哪儿错了吗?”

 

赵启平看着两人走远了才开口,不问清楚赵启平觉得自己一定会失眠。

 

“刚才那人有吸毒史。”凌远看着赵启平。

 

“啊,怎么看出来的?”赵启平觉着不像,看样子比较像低血压啊?

 

“瞳孔,脸色,手臂注意看了没有?不止我看出来,老李也看出来了,你刚到临床没多久,看不出来很正常。以后多留心眼。”

 

赵启平没说话,自己确实忽略了这些体征。

 

“你看看你,白大褂,手套都没有就领着人做检查,你碰了那人的血怎么办?那人刚好hiv阳性,你怎么办?”凌远语气变得有点急躁,凌远一直以来最担心的就是医生的二次感染。

 

赵启平这才有点后怕,后悔自己的大意粗心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事。

 

“没有下次。”赵启平发誓。

 

“要保护好自己。”凌远还是没忍住,敲了敲赵启平的头。

 

“是!”赵启平立正站好。

 

“傻乎乎的,”凌远瞪赵启平一眼,“我也下班了,顺便送你回去,等我一会儿。”

 

“凌院,”赵启平踌躇了几秒才小心翼翼的开口。

 

“恩?”走在前头的凌远没回头。

 

“你刚才训我那样真像我妈。好了我先去停车场等你!回见!”一口气说完的赵启平,没等凌远回头,脚底抹油的溜出了医院。

 

“臭小子。”

 

凌远看着赵启平跑的像风一样的背影笑着骂了一句。

——tbc——


评论 ( 8 )
热度 ( 151 )

© Seas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