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傲慢与偏见13【凌远X赵启平】

楼诚衍生。医生AU。凌远X赵启平

我打算接着按我的设定写了,希望到时候欢乐颂出来的时候不要差太远_(:з」∠)_

感谢今天下午和我提了意见的姑娘们,爱你们哟~

这章其实是用来扭小赵医生的身份设定的´▽`

爆手速感谢下姑娘们!(ฅ>ω<*ฅ)

——————————————

最近凌远见到赵启平的次数不多。

在医院大家科室不同见不到很正常,可是回到家总闷在屋子里,连饭也是端进屋吃,这可不太正常。

凌远觉得有必要找赵启平谈谈,别是出了什么心理问题。

捡着休息日,凌远抬手敲赵启平的房门,敲了一会儿,里面没人应。

门没锁,凌远皱眉。

“我进来了。”

凌远推开房门。


赵启平趴在书桌上睡着了,正午的太阳透过窗,撒在赵启平的身上,身上跟镶了金边似的,毛茸茸的,凌远忍笑。

凌远随手抓过一本散在桌面上的书看,骨科基础学?再抓过一些翻看,连医学影像学都有?

凌远的眉头皱的更深。

凌远在原地盯着赵启平睡着的脸看了一会儿就轻轻将书放回原地,将挂在椅子后背的大衣给赵启平盖上就准备出去。

赵启平却是先醒了,迷糊的揉揉眼睛,叫了凌远一声。

凌远改了方向,单手拉过一个椅子坐下看着赵启平。

“你想转科室?”

“恩。”赵启平开始收拾着散了一桌子的书。

“怎么,我那天说的太过了?让你连儿科都呆不下去?”凌远拿过一本书随意翻阅。

“哪儿啊,你那天说的话我可没不服气,也没想不通,只是现在应用起来还有点难度,你得让我好好缓缓,再说,为了这事换科室我犯得着吗?我看起来那么小心眼吗?”赵启平撇嘴。

“是不太像。”凌远眯着眼睛笑。

“我之前一直在儿科和骨科之间决定不了,儿科这几年我有些了解了,跟我想象中的是不大一样,我觉得骨科可能更适合我。”

“可能?”凌远抬高了声调,本来低沉柔顺似大提琴的声线多了丝压迫的意味。

“不是可能,我好好想过了,是确定。”赵启平举手投降。

凌远这才满意。

“哪个科室都不是你学校里想的那样,书里也不会告诉你,不要抱不切实际的想法。”说起工作的事情凌远板起脸来。

得,凌院长人生导师的模式又开启了。

I  want you!

赵启平在心里偷偷学着某台的导师的动作。

结果被自己的无聊逗的忍不住咧着嘴乐起来。

凌远无奈看着莫名其妙笑起来的人,又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抬手揉了揉赵启平的脑袋上短短的头发。

“乐什么?让你给我一只笔。”

“啊,啊,喔!”赵启平手忙脚乱的从还乱七八糟的桌面上搜出一支给凌远递上。

凌远抓过赵启平的手,在赵启平手心里写,赵启平被弄的有点痒痒,想收回手,被凌远不冷不热的瞪一眼以后乖乖伸着手。

凌远写的算快,一串号码不一会儿就出现在赵启平的手心。

“我们医院之前的骨科主任,今年初退休了,不懂就去问,有些东西光看书也学不到。”凌远指指赵启平手上的电话号码。

赵启平高兴的直点头,老医生就是活医书啊!珍贵的恨不能里三层外三层围起来保护。

“老头儿喜欢聊历史,自己机灵点。”

“嗯嗯!”

“再用力点头要掉了。”凌远下意识用笔抬了抬赵启平的下巴,点头点的都快把下巴戳进脖颈了。

做完凌远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点过了。

赵启平也注意到了,一时间两人有点尴尬,空气像被煮沸了一样,让人有点难呼吸。

凌远想开口解释说不是有意,却又觉得无意义。

人的每个行为都受意识支配。

没有无意,只有藏起来的潜意识。

弗洛伊德说过,潜意识影响行为。

潜意识想这样?

好像越往下想越糟糕,越解释越糟糕。

凌远决定先略过去。

“虽然有人帮忙,但是该看的书还是一样要看的。”正经无比,丝毫看不出前几秒的慌张。

“恩!”赵启平无比感激凌远找了个十分好下的台阶,刚才的气氛实在是很奇怪!很奇怪!

“以后吃饭就好好吃,边看边吃伤肠胃。”凌远说完不再多留就出了房间。

赵启平看着凌远离开的背影摸着自己刚被触到的下巴,怎么刚刚被碰到的时候心跳那么快?

是不是太久没谈恋爱了?饥渴?

赵启平无比嫌弃自己。



晚上。


“哟,舍得出来了?”凌远还是老样子坐在沙发上给自己泡了壶茶看电视。

“看累了,出来看看电视缓缓。”赵启平走过来拿过果盘里的苹果吃了起来。

“出什么事了?”赵启平不解的看着电视里主持人异常愤慨的表情和带着愤怒的语气。

凌远喝了口茶没答话,只示意赵启平自己看。

Y市,一个流浪汉被撞到进了医院,又被医院的急诊室主任放进救护车里偷偷运出去扔掉,死了。

赵启平惊的说不出话。

“什么感觉?”凌远问赵启平。

“可悲。”

“喔?怎么说?”凌远像是来了兴趣,转过头看着赵启平。

“医生固然混蛋,但是能让一个发过誓言的医生做出这样的事来的东西,才是最可悲的。”赵启平忍不住叹气。

“自负盈亏,呵”凌远冷笑,“既要让马儿跑又要让马儿不吃草。坏的制度给所有人一个变坏人的机会,好人也好不长。这制度还在一天,这样的事不只一件。”

“一下子全割干净是爽利,但是改革太粗暴,我还是喜欢温和一点的改良。”

“年纪轻轻,听上去怎么像老头子?”凌远好笑的看着把自己缩在沙发里的赵启平。

“能存在即有意义,它自有它的好处,在没找到更好的之前,只能一点点的修补,好的还没找好就先打散了原先有的,只能是一团乱麻。再说,一下子整体换血的代价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要是血里有病菌一下子放出全身的血再输等量的健康的血液就能救活?怕是撑不到把健康血液输进去就死了。”赵启平咬下一大口苹果,边说边把新闻调开了。

这角度,有点意思。

一句话都没有再说的凌远若有所思的陪着赵启平看完了黄金八点档电视剧。

“哎,这明家大哥和凌院你好像啊,就是胖了点。”说好只休息几分钟就进去接着看书结果硬是看了两个小时的赵启平总结道。

“吃你的。”

凌远塞了赵启平一嘴苹果。

————tbc—————

  *潜意识也可以简单粗暴的为原始自我,性欲望。我有很认真一本正经的污喔【滚

评论 ( 24 )
热度 ( 120 )

© Seas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