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七日怪谈03【楼诚/凌赵】

CP:明楼X明诚(现代AU)、凌远X赵启平

警告:灵异

写这个当初完全是因为脑洞,其实我觉得我没有构建这种故事的能力...QAQ,没想到有姑娘愿意看,受宠若惊~

爱你们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凌赵二人的动作很快,片刻就将明诚的血止住了,虽然满是血的床单看上去让人揪心,但是好歹明诚的性命无忧了。

明楼一直皱着眉头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明诚不发一语。

凌远看着窗外黑压压的天空不说话,赵启平则靠在窗边盯着生命监测仪器嘴里低声念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知道的太多不好喔。”赵启平走过来坐在明台旁边。


“这儿现在就我一个傻子,什么都不知道!”明台撅着嘴十分不满。


“明台!”明楼喝止。


“他们都不说,那大哥你说!”明台瞪起眼睛来,谁都把他当小孩哄!哥不小了好吗!20多了!结婚证都可以领了!


“好啊,反正这页是掀不过去了,正好无聊就给你讲讲吧。”赵启平一脸坏笑。


“哎,你这小弟要是不告诉他,他是不会罢休的,还不如告诉他,省得到时候闯祸。”赵启平笑着把明楼警告的眼神丢到了脑后,然后冲转过身来的凌远挑眉,示意凌远放心。


“哪里闯祸了……”明台底气不足的反抗。


“来来来,凑近点。”赵启平搂过明台的肩膀。

 

   明台一脸慎重,认真的点点头。

 

“你大哥啊,”赵启平话语里带着笑意。


赵启平吐出的热气就在耳边,大冷天的明台被激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早就死了。”

 


明台呆滞的望向明楼。

 


“什么叫早就死了?”

 


明台僵硬的像木头。

 

“就是早在巴黎的时候就已经死了。”赵启平还是笑。

 

“你说谎!大哥和正常人没两样!”明台愤怒的抓住赵启平的胳膊。

 

“因为有人把他救了回来。”凌远皱着眉走过来搬开明台抓住赵启平的手。

 

“谁?”

 

“他。”凌远指着躺在床上的明诚。

 

…………

 

“你们给我个痛快的!”

 

事情复杂的明台觉得自己脑仁子疼。

 

“巴黎的治安一向不好,那天晚上和阿诚去剧院看完舞台剧之后,回家的路上碰到了抢劫,我为了护住阿诚被枪击中头部死了,抢劫犯怕枪声引来警察跑了。”明楼叹口气。

 

明台的身子开始颤抖。

 

“我死了之后,阿诚带着我的尸体慌不择路的去找了陈教授,大学里一个古怪的老头,专弄些阴阳八卦之类的研究,阿诚平时很敬重他,没想到陈教授却带着阿诚走了邪路。”说到这儿,明楼起身走到明诚的床旁握住明诚现在还略显冰冷的手。

 

“他做到了,我活过来了。”明楼掏出大衣里的手帕仔细的将明诚手里的血迹擦干。

 

“不过,代价是他再也没有未来。”

 

“什么意思?”明台不明白,什么叫再也没有未来?

 

“我的存在夺走了阿诚的将来,我活过来的那天彻底将他的时间分成了两半,后半部分成了我的,前半部分仍是他的。”

 

“那又怎么?”明台还是不明白。

 

“怎么?”明楼苦笑,“明台啊,你没发现阿诚自巴黎回来这几年,越来越年轻了么?”

 

明台一惊,望向紧闭双眼的明诚,之前从不曾在意,偶尔想起也只以为阿诚哥保养的好,谁能想到?

 

“他的时间前无路只能倒退,越来越年轻,越来越小,直至变成婴儿,甚至胚胎,适应不了没有子宫的培育窒息着死亡,然后消失在这个世上。”

 

明台无法接受,怎么会如此残忍。

 

“我想过自杀,把时间还给阿诚。”

 

明楼说的很轻,明台却听的心惊肉跳。

 

“可是那老头说,我死了时间也回不到阿诚身上,开弓没有回头箭。”

 

“……老头说要和我做交易,我答应了。”

明楼沉默了片刻才继续说。

 

听到这儿,凌远冷哼一声。

 

“只要进76号卖命,陈教授就给你治明诚的法子。”赵启平替明楼接着说,“然而陈教授给你的法子根本就是拖时间,没用。”

 

“对,我发现了不对劲,阿诚还是在倒退,于是我决定自己来…没想到,真被我找到了。”明楼抹了把脸,笑了起来。

 

“什么法子?”明台听的眼一亮,阿诚哥有救!

 

“还能什么法子,却时间就只能用时间补。”凌远皱着眉头,“不合规矩也不合礼法。”

 

“找谁的补?”明台又听懵了。

 

“笨,用死人的,活人的你敢吗?要遭天谴的。”赵启平敲明台的脑袋。

 

“可是死了不就是没时间了吗?”

 

“navie!每个人降临在世上的那刻起都被赋予了同等的时间,有的人用完了时间才走,而有的人还没用完就因为各种原因死了,这没用完的时间还是在他们身上。”

 

“你是说大哥用这些人的时间补给阿诚哥了。”明台愣愣的。

 

“对。”赵启平欣慰的看着明台,这少爷总算明白了。

 

“那挺好啊,他们用不着我们用,就找几个鬼补补嘛,废物利用啊。”明台心情愉悦,阿诚哥的问题好像不大。

 

“想什么呢!”赵启平这会儿不用拍改用敲,“这死人和活人是有区别的,晓得吧?这时间是打了折扣的,能补在明诚身上的只能按百分率算,就是要补一年那也得用上几十个鬼的余时。”

 

“你们这些人还用百分率呐?”明台干笑,“可是这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去了,这余时是属于他们的,平白无故被抢了去让他们无法在阳间逗留,他们怎么会甘心?”

 

“不对啊,死了为什么要留在阳间?”明诚不明白。

 

“这没用完时间就死的鬼多半都心有不甘,留在阳间不是留恋前尘就是伺机寻仇,这时候76号就派上用场了。”赵启平冲明台挤挤眼睛。

“什么用场?”明台觉得自己需要缕一缕这巨量的信息。

 

 

“追踪那些鬼,如果不愿意自己走,那76号就帮他一把。”

 

“那他们要余时没用啊,反正又不能留在阳间,干嘛那么小气。”

 

“问题是,余时是要充公的嘛,小朋友。这世上可没什么多出来的时间,时间的总量是一定的,分散成点落在每个人身上,一个新生儿身上的时间是几千几万个余时拼凑起来的,平白无故少了那么多余时,你猜会怎么样?”

 

“等会儿,你们是干什么的?”明台警惕的离赵启平远了一些。

 

“守门的而已啦。”赵启平耸肩。

 

“喔,哪个单位的大门?”明台放松了下来。

 

“阴曹地府。”赵启平嘴巴一咧,眼睛闪过一丝红光。

 

“我操。”

 

明台立马弹开躲到明楼背后。

 

“再说这么粗俗的话就掌嘴。”

 

 

“不是,大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这个!”明台不服。

 

 

“我们是合作单位,不用紧张嘛。”

 

“骗人!你们是来找大哥问罪的是不是!”明台躲在明楼后面直直的指着凌赵二人。“大哥我们天亮就走!给阿诚哥找个正常的医院!”

 

明楼没答话,望着明诚出神的在想着什么。

 

“他还不知道?”赵启平突然想起在监控里明诚今晚的表现。

 

“我活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让陈教授封了他那晚的记忆。”

 

“该知道的总会知道,你为了他这么做,他不见得会开心。”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赵启平的眸子一下子失了神采。

 

一旁的凌远眼神一软,抬手揉了揉赵启平的头发。

 

“我只想他好好活着。”明楼含笑望着一动不动的明诚。

 

“你们可不可以不要惩罚大哥?”明台的眼睛红红的。


“倒是有个法子,就看你们愿不愿意了。”


“代价是什么?”明楼不着急讨法子。


“很划算的,我们就来赌一赌,赌赢了,你不死,明诚也能活。不过要是输了,你们都要死。”


“好。”


窗外天破晓。

 

第三夜,正式开始。


————tbc——————


评论 ( 8 )
热度 ( 59 )

© Seas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