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傲慢与偏见14【凌远X赵启平】

楼诚衍生。医生AU。凌远X赵启平

 我来了hing~

疲倦的时候写文我自己都觉得有些抑郁/(ㄒoㄒ)/~~


————————————————————


赵启平刚完成一台手术,十几个小时总算熬过来了,病人被推出了手术室,松口气的同时大家都累的索性躺在地上休息,有的人甚至连口罩都懒得取下来,大家都没说话,闭着眼静静的抓紧时间休整几分钟。

 

大家都清楚,这不是结束,后面的工作还多的是。

 

赵启平坐在地上深深吸了口气,想起办公室里堆着的病历就头疼,认命的起身走回办公室。

 

喝了口水缓了缓,赵启平坐在办公室里沉下心一页一页的翻看着病历。

 

突然响起一阵喧哗。

 

赵启平皱眉,起身到门口看了看,拦住慌慌张张的小护士问出什么事了。

 

“林医生晕倒了!”小护士慌乱无措。

 

赵启平心里一惊,赶忙跟着小护士赶过去看情况,到事发点的时候,林医生已经被抬进手术室抢救了。

 

大家都望着亮起的手术室灯沉默,身上纯白的白大褂更衬的众人的神色怆然。

 

“都愣在这儿有什么用,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凌远从不远处走过来,拍拍手示意众人回神。

 

众人如梦初醒,沉默着走回自己的岗位。

 

半个小时后,林医生的死讯传遍了各个科室,几个年轻的小护士和医生已经忍不住低声哭了起来。

 

各个科室里弥漫着的气息让赵启平窒息,莫名的想起了凌远,放下手中的病历,赵启平去找了凌远。

 

找到凌远的时候凌远正低声的安慰着崩溃的林母,林母绝望的大哭,几欲晕厥。

 

凌远耐心的拍着林母的肩膀安慰。

 

赵启平无言,只低下身子捡散落一地的诊断书,收拾一地的狼藉。

 

手里的心电图大片的“红旗”飘着,清楚明白的显示,心肌梗死。

 

心力交瘁。

 

赵启平靠着墙不知道说什么。

 

凌远走了过来,看着赵启平。

 

“还有手术吗?”

 

“没,就还有几个病房要查。”

 

“这给别人做吧,和我去办点事,林母一个人做不来。”

 

“好。”赵启平没犹豫。

 

凌远点点头,重新走回林母身边。

 

赵启平掏出手机给科室打电话请人帮忙接手工作之后,捏着手机看着渐渐止住哭声的林母,想了想,按出号码簿,殡仪馆,打了过去。

 

渐恢复理智的林母在看见安静的躺在毫无生息的儿子时又再一次崩溃。

 

众人别过眼不忍心看一个心碎的母亲是如何声嘶力竭的想唤醒自己逝去的孩子。

 

事情全办好已经将近半夜,确认林母有人陪着之后,凌远和赵启平二人才放心的离开。

 

回到家的二人,开灯了对视了一眼,才发现两人脸上具是颓唐,两人苦笑。

 


凌远走到客厅拿起打火机和烟盒就走去阳台点燃了抽起来。


凌远没开阳台的灯,烟头微亮的灯光在漆黑的夜里忽暗忽明,像是撞进无边深渊的萤火虫,脆弱无望。

 
 

赵启平从冰箱里拿出几罐啤酒递给凌远。

 
 

凌远接过随手一开就仰着脖子灌了几口。

 
 

“辛苦了。”

 
 

“大家都一样辛苦。”凌远抬头又灌了一口。

 
 

“别人乱了有院长,院长乱了有谁?”赵启平看着夜空中稀疏的星星。

 
 

凌远看着赵启平。

 
 

“所以,辛苦了。”收回盯着夜空的目光,赵启平看向凌远,喝下一大口啤酒。

 
 

凌远晃了晃手里的酒罐,没说什么。

 
 

两人都选择对林医生的死因保持沉默。

 
 

赵启平开了第三罐啤酒。

 
 

“明天还要上班。”凌远止住了赵启平把酒往嘴边送的动作。

 
 

赵启平苦笑,连发泄都要带着枷锁。

 
 

“我说了,后悔来得及。”虽然身处昏暗,凌远还是能看清赵启平脸上的疲倦。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不后悔。”赵启平很认真。

 
 

凌远看着赵启平笑,抬起手把手上的酒罐举高。

 
 

赵启平也笑,伸出手将手里的酒罐伸过去。

 
 

金属制的酒罐轻轻相撞,发出砰的一声。

 
 

 

干杯。

 
 

为了我们共同的誓言。

 
 

————tbc——————

 
 

*红旗飘飘的心电图,心肌梗死的典型图形。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希波克拉底誓言,每个医生的入学誓言。

 


评论 ( 6 )
热度 ( 103 )

© Seas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