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双枪【洪少秋X李熏然】

是的,我又上来摸鱼了,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手【嘤

下次再看见我上来摸鱼,就直接揍我吧【认真脸

警告:肉渣

我终于找到一对可以让我污的无障碍的CP【滚


————————————————————————


02


“为什么?”

 

 

李熏然看着对面的人。

 

 

面容憔悴发型却还是一丝不苟,背从没有弯过,一如初见时的严谨,只是双手都铐上了手铐。

 

 

“为财。”

 

 

 

李熏然失望极了,当初接到报案夕阳特殊教育学校的学生失踪,接见李熏然的就是面前这个男人。

 

 

 

不得不说,李熏然当初对眼前的男人的第一印象是极好的,调查过程中的接触更是让李熏然对这个男人充满了敬意。

 

 

金林,52岁,高学历,一从学校毕业毅然决然的回到小边城接过父母的担子,当起了特殊教育学校的校长,二十年如一日的和学校里不多的老师照顾这么多孩子。

 

 

李熏然没办法形容自己真的看见学校老旧的地下防空洞里各式的试验器材的时候有多失望,要不是发觉有的孩子的食谱不对劲完全是照着喂养试验动物的标准给的,还会有多少孩子遭殃?

 

 

 

“防空洞里你做的是什么试验?”

 

 

 

“警官你知道吗?”金林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一般看着李熏然神秘兮兮的笑了起来。

 

 

“说。”李熏然皱起眉,这样的笑容太病态,金林的精神状况不大对头。

 

 

 

“人体的胃能分泌胃酸,这胃酸里的氢离子在一定条件下能被剥离,”金林十分兴奋。

 

 

“剥离了做什么?”金林这个样子,让人感觉很不舒服,不只李熏然,一旁做笔录的警官也停下笔皱着眉头看着金林。

 

 

“能做什么?”金林看着两个警官,不屑的瞧着,看样子十分不满意两人的愚笨,“一旦氢离子被剥出体外就能合成能源,石油。”说到这儿,金林脸上的疯狂之色尽显,全没了先前儒雅的神色。

 

 

用人体炼能源?疯了吗?

 

 

 

“疯了吗?”一旁做笔录的警官吼出声。

 

 

金林冲两人摇了摇食指,“地球上的能源迟早要用完,到时候能源一完,大家抱团发电吗?”

 

 

“那你先得活到那时候吧。”李熏然不明白,为了虚无缥缈的未来?

 

 

 

“你觉得按现在这情况,离能源枯竭远吗?”金林靠近了李熏然。

 

 

“哎,退后啊退后。”一旁的警察把金林压回座位。

 

 

世界大战,恐怖袭击,资源滥用,环境恶化,几个词同时涌入了李熏然的脑袋,李熏然背脊发凉。

 

 

“况且我不用活到那时候,我只用做好我的部分。”

 

 

“你的部分?”

 

 

“理论是早就有的,你以为没人在试吗?你以为这研究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再做吗?这只是开始,伟大的开始,一旦成功,人类能利用的能源不再局限于地球,我们自己就是能源,谁能阻止我们人类?我们的名字将永远刻在历史上!永远!”金林开始笑,歇斯底里。

 

李熏然和做笔录的警官对视一眼,金林的精神状况明显出现了异常。

 

 

“H.R是什么?”李熏然开口。

 

 

金林一下子停下了歇斯底里的大笑。

 

 

 

李熏然看金林这反应就知道自己找到了突破口,H.R,地下防空洞里还未来得及处理的明显不符合金林经济状况的精致试验器材上标注的字母。

 

 

人名还是机构的名字?资助人?

 

 

 

“失踪的学生全是被我用做人体试验,尸体切碎后用硫酸腐蚀后都倒入了学校的后花园里。”突如其来的坦白。

 

 

 

“我让你回答我的问题!”李熏然忍住拔枪的冲动。

 

 

“我不知道。”金林恢复了一贯的姿态,“有本事你们自己查。”李熏然却闻到了野兽的味道。

 

 

“好,最后一个问题”李熏然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为什么选他们做试验对象?”

 

 

 

“你知道报案失踪的这个是第几个吗?”金林扶了扶眼睛,“第46个,之前为什么没人报案?因为家属也觉得他们是负担,失踪了找个几天找不到就轻易的放弃,没有思考能力,配合度高,没有人在乎,不选他们选谁?”

 

 

“他们很信任你。”

 

 

“那只能怪他们这儿不好了。”金林用手指指了指脑袋。

 

 

 

“摄像头关一下。”李熏然转过身指了指红灯不停闪的摄像头。

 

 

摄像头的红灯熄灭,拳头打在肉体上的闷响回荡在狭窄的审讯室里。

 

 

 

几分钟后红灯复又亮起。

 

 

李熏然揉了揉自己破皮的手,走出审讯室。

 

 

“我要告你们暴力执法!”

 

 

李熏然关上门把金林的咆哮隔在了审讯室。

 

 

 

“写检讨报告,明天交上来。”站在门外的组长背着手。

 

 

 

“是。”李熏然敬了个礼。

 

 

连抓捕带审问,已经是半夜了。

 

 

 

李熏然觉得自己很累,不只是生理上的累,更包括心理上的,一路开车回家强打起精神,死撑着总算到了家。

 

 

 

哈欠已经连打了几个,大脑给的信号清清楚楚,李熏然现在,此刻很需要睡眠。

 

 

 

掏出钥匙一转,门开了。

 

 

 

李熏然熟门熟路的正要开灯,极好的视力让李熏然看见了半掩着的卧室门,早上出门的时候明明所有房间都关上了。

 

 

 

李熏然瞌睡醒了大半,眯起眼睛放轻手脚往客厅里拿起插在水果篮上的水果刀就往开着的卧室走。

 

 

 

刚走到门口就突然被人捂住口鼻狠狠撞上墙壁,李熏然本能的抬刀向来人的脖颈刺过去,虽然来人反应很快把致命一击挡开了,但是李熏然还是能感觉到刀锋划破皮肤的感觉。

 

 

 

“疼。”偷袭者开口。

 

 

 

近在咫尺的气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活该。”知道来人是谁以后,李熏然没好气的骂了一声,推开来人去开灯。

 

 

 

灯亮起,偷袭者捂着脖颈看着李熏然,带点委屈。

 

 

 

不就破了皮吗?你一大老爷们就不要学小女生了行不行?

 

 

 

想是这么想,李熏然手上翻找创可贴的动作可一点不慢,好不容易找着了,李熏然撕开包装,凶狠的把创口贴按在偷袭者的伤口上。

 

 

 

“嘶”  疼的倒吸气。

 

 

 

“我说洪少秋别装了行不行,知道是你我就收力了,不然你以为你真挡得住?”

 

 

 

“喔,难道不是某人办公桌坐太久的原因吗?”被揭穿的洪少秋不气恼,后背靠上松软的沙发,翘起二郎腿,显然不相信李熏然的说辞。

 

 

 

“那来啊。”李熏然冷笑。

 

 

 

动真格的,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你干嘛?”

 

 

 

李熏然看着突然靠近的洪少秋,警惕的往后挪了几步。

 

 

 

“你说来我就来啊。”洪少秋一脸无辜。

 

 

 

“我说这个了吗?”李熏然瞪大眼睛,这人怎么睁眼说瞎话?

 

 

 

“你先勾引我的。”洪少秋紧贴退无可退的李熏然。

 

 

 

勾引?!

 

 

 

李熏然眼睛瞪的更大,猛揪住洪少秋的衣领,看来不打一架是不行了。

 

 

 

脆弱的脖子被温热的舌头舔过,李熏然的怒火瞬间被蒸成了水蒸气。

 

 

 

“瞧,”洪少秋用下身顶了顶两人硬起来的东西,李熏然松了松洪少秋的衣领,“咱们先解决这个。”

 

 

 

该死的下半身,李熏然咬牙切齿。

 

 

 

明亮的灯光下,紧紧缠绕的两个身影,晃动起来的沙发,李熏然现在却管不了快要心里爆炸的羞耻感。

 

 

 

“…今天要…做到你…求饶为止。”洪少秋的声音因为剧烈的动作显得断断续续的。

 

 

 

“少……他妈…废话!”李熏然一手捂住早已变红的眼睛。

 

 

 

更强烈的冲撞,被击中的李熏然忍不住呜噎一声。

 

 

 

洪少秋坏笑着冲刚才那点更凶猛的撞击,李熏然没意识的环住洪少秋防止自己从沙发滑落却将自己送的更近。

 

 

 

做到求饶,可不是说说而已的。

 

 

 

“我饿了。”

 

 

 

刚结束运动四肢无力的李熏然将沙发上的抱枕扔出去正中正在整理衣服的洪少秋。

 

 

被砸中的洪少秋转过身,看了一眼李熏然。

 

 

 

“我也饿。”

 

 

 

“要你何用!”李熏然又砸出一个抱枕。

 

 

 

正中脸。

 

 

 

洪少秋揉揉被砸到的鼻子,淡定耸肩,表示自己也很好奇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去洗澡,冰箱里有菜,”李熏然随意拿过长巾围上,起身的时候脚有点发软晃了下,洪少秋伸手要扶被李熏然瞪了回去,“我出来的时候,不只要见到宵夜,还要沙发上干干净净的。”

 

 

 

洪少秋皱眉,难度有点大。

 

 

 

“Understand?”李熏然半边眉毛挑高。

 

 

 

“Yes,sir.”

 

 

 

李熏然带着一身水汽出来的时候,看着清汤寡水的面条和还算得上干净的沙发勉强点头。

 

 

 

“这次留多久?”李熏然将面送进口里含糊不清的开口,啧,这面条是放了一吨的盐吗?

 

 

 

“看具体情况吧。”洪少秋给李熏然倒了杯水,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鬼知道盐到底要放多少才够。

 

 

 

“H.R?”不知为什么李熏然脑中只闪过这两个字母。

 

 

 

洪少秋不说话了,只看着李熏然,李熏然不甘示弱的回瞪。

 

 

 

“你现在是在用什么身份问我?”洪少秋双手撑着桌子俯下身子看着李熏然。

 

 

 

“公民,国家的一员。”李熏然觉得自己要被盐齁死了。

 

 

 

“大好河山,风和日丽,好好过日子吧。”

 

 

 

“人民警察。”李熏然放下筷子看着洪少秋。

 

 

 

“无权限,恕难奉告。”

 

 

 

“你!”李熏然拍桌子,整人是吧?

 

 

 

“我去洗澡。”洪少秋快速在李熏然湿漉漉的头发上揉了一把。

 

 

 

李熏然深吸几口气,从小到大受过的教育告诉李熏然作为一个人民警察冲人的背影竖中指是很没有礼貌的事。

 

 

 

“你大爷!”

 

 

 

有什么憋屈就应该直接骂。


评论 ( 7 )
热度 ( 95 )

© Seas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