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傲慢与偏见17【凌远X赵启平】

我来啦´∀`

双医生设定●v●
—————————————————————————

17.
赵启平是头一次参加不太熟悉的人的葬礼,虽然在同一个医院,若非有意实际上是不怎么碰的上面的,赵启平环顾四周,除了和林医生同科室的人面容萧索,其他葬礼上的人面上是没多少表情的,赵启平想不清楚这算不算麻木,林医生的死大家心里多少都是有触动的,可是触动之后,隔了十几个小时就什么都没了,一颗石子被扔进水潭大概就为了听个声响吧。

凌远说,生活而已。

赵启平听不太懂,凌远只摇摇头不愿意再开口。

赵启平想大概再过些年自己就能懂了吧。

林母的哭声即使隔了堵墙也也能听见,凌远起身去了休息室找林母。

赵启平知道凌远去干嘛了,因为来的路上是两人一起去的银行,当时赵启平看着凌远笑说“怎么着,这不同意大家一起尽心意,这自己来是怎么回事?”

“你们这些编内的职工是不是忘了编外人员阿?”凌远松了松过于紧的领带,不闲不淡的开口。

“……他们可以不捐。”赵启平撇了撇嘴巴,自己也不是太满意自己的说辞。

凌远嗤笑,摇了摇头解下安全带大步跨进了银行,取钱很简单没费什么时间就取好了,等凌远再回到车里的时候赵启平正在发呆。

赵启平回过神来看着凌远变魔术似的从包里抽出一封牛皮信封把取出的钱全装进去后,掏出随身带的钢笔工整的在信封上写着全医院的名字。

赵启平挑了挑眉,从兜里掏出钱包将钱包里的钱一股脑全部抽出递给凌远,凌远皱起眉头。

“看不见就算了,既然看见了那就见者有份,不收的话第二天这事就能上医院的论坛哦。”

赵启平记得凌远听到这话时变了几变的脸色,最终黑着脸收下的样子,真是,说不出的憋屈。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凌远从林母那儿回来的时候见着的就是赵启平眼里闪烁着奇异光彩的模样,让凌远嘴角不合时宜的上扬了一度。

“没人看见?”赵启平看着眼前站得笔直的男人。

“嗯,走吧。”凌远应了一声没再多说。

不知道是第几次看着这男人的背影了,每一次赵启平都觉得会不自觉的被这男人的背影所吸引,凌远本身就是个矛盾体,明明锐利却又在不觉的地方异常的柔软,真是,难以抗拒的吸引人想看更多。

走在前面的凌远似是不满赵启平没跟上停下了步伐,转过身来看着赵启平,一言不发整张脸都写上了催促。

赵启平心头一跳赶忙起身准备跟上,却被一旁的人绊个趔趄,赵启平正弯腰扶起摔倒的人却在看清来人的状态时,整个人僵在原地。

摔倒在地的人赵启平认识,陈列陈主任,此刻正在地上抽搐着,看着眼熟的症状,赵启平心里涌上股不好的猜想,还没等赵启平证实自己的猜想,那边的凌远却是几个跨步走过来,一对剑眉皱在一起,伸出手不由分说的将还在抽搐的陈列拖起走出门外,围观的众人想跟进却被凌远一个瞪视吓得倒退了几步,赵启平硬着头皮跟上。

凌远不知哪来的大力气一直拖着不轻的陈列扔进了车里,

“把他的包拿来。”

赵启平正无措却发现这话凌远并不是和他说的,这才发觉跟出来的不止自己,还有几个和陈列同科室的医生,他们听着这话沉默了一会,最终拿出了包。

赵启平心里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当看清包里的东西时,赵启平还是忍不住倒吸口气,那是吗啡,强效镇痛,却有一个致命缺点,成瘾性。

吗啡打进陈列身体后,果然,陈列好了。

“回去给我个解释,你们科室的每一个,”凌远闭了闭眼睛,像是极力忍耐着什么,“要是麻醉科管不好麻醉药,你们也不用在待着了!”

凌远狠狠拍了下车座,声响大的让在场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抖了一下。

“愣着干嘛,抬回去,少在这儿丢人现眼!滚!”凌远看着诺诺的众人更愤怒了。

陈列在众人的搀扶下走了。

凌远烦躁的把领带取下,神色阴郁的看着前方,赵启平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陈列这模样,自己这才当了几年的医生的菜鸟都能猜个大概,更何况在场的大多医生,如果没记错的林医生过劳死的消息在本地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来葬礼的,不只本院的医生,还有一直在相互竞争的老对手第二医院的不少医生在场,甚至还有记者……


赵启平突然明白凌远为何这么大火气了,抬眼望过去,第二医院的医生正倚在门边手插裤兜看着这边,发现赵启平的目光,笑了笑。

那笑容里可没有多少善意。

————————————tbc———————————

评论 ( 2 )
热度 ( 57 )

© Season | Powered by LOFTER